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19-07-12  浏览刺次数: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4日 22:50进入复兴论坛来源: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天使护人民,大医佑苍生。既有悬壶济世的仁心厚德,又有游刃肝胆的妙手神功。吴孟超说——“人民军医要把挽救病人生命作为终身追求”

  中广网北京4月24日消息(通讯员肖鑫 张鹏 李晋宇)吴孟超给学生们上课时常说:“我们是党培养出来的人民军医,人民军医要把挽救病人生命作为终身追求。”

  肝脏是人体的“营养库”和“化工厂”,由于肝脏血管极其丰富,解剖极其复杂,一直被视作外科手术的禁区。世界第一例肝脏手术发生在100多年前的德国。

  在我国,肝脏外科直到20世纪50年代初还是一片空白。吴孟超勇于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不怕风险、敢于挑战,在肝脏手术“禁区”中,用神奇的双手挽救了数以万计病人的生命。

  1975年,春节刚过,一个挺着大肚子的男子在家人搀扶下,步履艰难地跨进第二军医大学长海医院,径直来到肝胆外科,点名要找吴孟超医生。

  吴孟超一问病情,不禁吃了一惊。这个名叫陆本海的庄稼汉特地从安徽来到医院,他的腹部8年前长了个拳头大小的瘤子,去医院检查后医生认为是肝癌。两年过去了,陆本海肚子里的瘤子越长越大。

  家人陪着他换了个医院去检查,医生说如果是肝癌的话活不了这么久,于是做个穿刺。不料,医生在穿刺时引起大出血,陆本海差一点把命搭上,医生也都不敢再接诊这个病人了。

  后来,他肚子里的瘤子越长越大,看上去比十月怀胎的妇女还要大,连呼吸吃饭都很困难。听说二军医大有位治肝病的“神医”,他们一家人就带着仅存的希望赶来了。

  吴孟超仔细检查了病人“梆梆响”的大肚子,根据对肝脏的了解,他确认这是一个罕见的特大肝海绵状血管瘤。检查显示,这个瘤子直径竟达68cm!当时,国外将直径在5cm以上的肝海绵状血管瘤划为“巨大”,陆本海腹中的瘤子称得上是“超级巨大”。

  肝海绵状血管瘤属于肝脏良性肿瘤,但其最危险的是肿瘤破裂会引起腹腔急性大出血,常可导致死亡。即使在技术最先进的国家,抢救肝海绵状血管瘤大出血的成功率也很低。对这种病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手术切除,但要切除直径达68cm的瘤子,谁都没有把握,吴孟超也不例外。

  手术是解除病人痛苦、挽救病人生命的唯一途径,但这样的手术风险实在太大。切除这么大的瘤子,如果稍有不慎,不但会影响自己名声,还会影响医院声誉。但是如果不手术,瘤子一旦破裂,病人的生命将不复存在。

  考虑到手术难度高、风险大,学校和医院调集了15个科室共40多名医务人员,全力配合吴孟超,确保手术成功。

  手术前,吴孟超带着助手查阅了国内外大量资料,在反复推敲后,制订了周密的手术方案。这个方案后来被肝脏外科界奉为经典。

  2月8日,手术室内外几十号人做着各自的准备,气氛显得有些紧张。吴孟超明显感觉到了这种气氛,他要自己笑一笑,放松一下已经紧张起来的心情。

  当吴孟超从护士手中接过手术服,两手拇指和食指捏着衣服两边,用力一抖,然后潇洒地抛向空中,在衣服下落的时候,他敏捷而自如地将双手插入袖口,戴上无菌橡胶手套。同时,护士用消过毒的夹子夹住衣带,顺势在他背后打了一个结,一切和平常一样自然。

  战斗打响!吴孟超在切开病人腹部以前,手术刀先伸向病人右上肢静脉和右大隐静脉,分离出左侧桡动脉。内行人从这些动作中感受到了手术的凶险,如果在手术过程中出现大出血,一般输血无济于事时,这种非常规的动脉加压输血法将会收到很好的效果。显然,吴孟超为出现最坏的情况做好了充分准备。

  吴孟超平时以“快”出名,那天却慎之又慎。按照方案,他先在病人腹部切开一条不长的口子,进行探查,认为可以切除肿瘤时再逐步扩大切口。

  当切口完全打开时,一个装满鲜血、蓝紫色的巨大瘤体赫然呈现在眼前,正随着病人的呼吸一起一伏,让所有在场的手术室“常客”都有点毛骨悚然。

  吴孟超定了定神,沉着地切断一根血管,并立即止血,又切断一根血管,再止血,小心翼翼地剥离瘤体。

  助手们看着他,大气都不敢出。要知道手术刀只要稍稍碰破哪怕是一点点瘤体,鲜血立即会喷涌而出。

  吴孟超的额头渗出了汗水家婆马报。护士见状,连忙用纱布帮他吸掉。不断渗出,不断吸掉。

  当巨大无比的瘤体完全从病人肝脏上分离出去时,吴孟超示意一位身材高大的年轻助手帮他把那个庞大的家伙抱离病人腹腔,然后放进早已准备好的器具里。经过称量,切下的肿瘤竟重达18公斤!

  吴孟超定了定神,继续投入这场还远没结束的“战斗”。他要严格检查每一根已经结扎的血管是否出血,要对每一个出血点进行止血,然后,还要进行认真细致的缝合。

  当钟表指向晚上8点30分,在手术台上站了整整12个小时的吴孟超顺利完成了手术!

  走下手术台,吴孟超就抱着被子和病人一起住进了病房。整整一个星期,他日夜守护侍候着病人……

  36年过去了,陆本海依然健康地活着,已经80多岁的他还经常打电话给吴孟超,反复表达他们全家人的感激。

  “如果一个医生在风险面前过多考虑自己的名利得失,那无数病人就可能在医生的犹豫和叹息中抱憾离开人世。”吴孟超说,“我看重的不是创造奇迹,而是救治生命。医生要用自己的责任心,帮助一个个病人度过难关。”

  1983年春天,一对浙江的渔民夫妇,抱着出生4个月的女婴求救于吴孟超。这个婴儿腹部长了一个硬硬的包块,在四处求医治疗无效后,听到吴孟超的大名,就赶紧抱着孩子来了。

  吴孟超在认真为女婴做了全面检查后,很快断定女婴得的是“肝母细胞瘤”。肝母细胞瘤是一种少见的小儿胚胎性恶性肿瘤,一半以上的病人就诊时已不能手术切除。

  该怎么办?患儿年龄太小,体质太差,很难经受手术。而且,吴孟超还没有为这么小的患者做过手术,一旦手术失败,势必把自己推向风口浪尖。如果不做手术,肿瘤将很快夺去孩子幼小的生命。

  当他把决定手术的想法告诉孩子父母时,这对年轻的夫妇一起跪在吴孟超面前,他们只能用这种中国人最感恩的方式向吴孟超表示感激!虽然他们还不知道手术能不能成功,但最起码看到了孩子重生的希望,他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刚到这个世界就匆匆离去。

  术前,吴孟超和同事们制订了详细的手术方案,并请小儿科专家联合作战。经过3个多小时的紧张手术,吴孟超有惊无险地从孩子肝脏上切下了重达600克的肿瘤,瘤子的体积竟比婴儿的脑袋还大!随后,吴孟超和患儿一起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密切观察患儿的一切变化。

  让吴孟超欣慰的是,婴儿在术后迅速康复,3天后可以自动进食母乳。一个星期后,小家伙身体的各项指标全部趋于正常,体重还增加了1公斤。10天后,她的父母千恩万谢地带着孩子出院。

  后来,这个女孩长大后,父母告诉她是吴孟超爷爷担着极大的风险给她做的手术,把她从死亡线上救了过来。懂事的姑娘说:“那我将来也像吴孟超爷爷一样做个治病救人的医生吧。”初中毕业后,她考了当地一所卫校,学习护理专业。虽然她没能成为一名医生,但一样可以为病人送去天使般的爱心和温暖。

  2004年9月,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的湖北女孩甜甜在父母陪伴下来找吴孟超求治。这个20岁刚出头的姑娘中肝叶长了个巨大的海绵状血管瘤,严重压迫第一、二、三肝门,稍有不慎,就会因血管破裂大出血而死亡。中肝叶是肝脏禁区中的禁区,很少有人敢涉足这个禁区。此前,父母带着她到了多家医院,都被拒绝收治。

  “这个手术难度确实大,我们在手术中也创造了肝门阻断切有的纪录,前后阻断4次共103分钟,才将瘤子切下来。”吴孟超记忆忧新地说,“瘤子有排球那么大,放在一个脸盆里都快满了。”

  几十年来,吴孟超就是这样,以一个医学科学家的智慧和胆识,闯过了肝脏一个个“禁区”,创造了一个个世界之最,挽救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直至今年90高龄,仍然奋战在肝脏外科最前沿……